《逝者的证词——我是法医陈然致》马来西亚第一本详述法医日常及解剖作业流程的中文书

浅白的文字,几篇短故事,让读者认识法医这门职业。

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曾毓林、988电台DJ陈峰、富贵山庄中马区营销与市场总执行长拿汀李姐䭲、理大生物科学(动物学)高级讲师林李心博士、槟城中央医院法医部驻院医生林俊辉撰序推荐。

 

RM35.00

Estimated dispatch in 2 working days.

Out of stock

【内容简介】

马来西亚第一本详述法医日常及解剖作业流程的中文书。

法医不只是解剖死者,也检查活人?
婴孩是死产还是活产?
法医不仅在医院工作,还得经常上庭供证?
不孝顺真的会遭雷劈?

法医陈然致,分享几宗亲手处理过的解剖案例,娓娓向读者道出这专业里面对的情境;经手的死亡案件,有的曲折离奇,有的虚惊一场,案情背后更多的是值得发人深省的社会百态。

 

【作者简介】

陈然致

法医、雪州双溪毛糯医院法医部副主任、马来西亚玛拉理工大学(Universiti Teknologi MARA,UiTM)、泰莱大学(Taylor’s University)、赛城大学(University of Cyberjaya)法医学客座讲师。

2003年获得马来西亚公共服务局全额奖学金,远赴俄罗斯伏尔加格勒国立医科大学 (Volgograd State Medical University, Russia)学医。2009年学成归来,投身政府医院为人民服务。

2012年起开始在法医部工作。2015年获卫生部推荐,到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niversiti Kebangsaan Malaysia, UKM)修读为期4年的法医专科硕士课程。2019年获得法医专业文凭,同时也是马来西亚专科医生登记处(National Specialist Register, NSR)认证法医。2021年受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册封A.M.S 勋衔。

在各大法医学研讨会发表演说,发表的法医学文章也刊登于本地和国际医学杂志。

获得伦敦圣乔治大学主办2021年成人心血管疾病病理学研讨会—最佳演说奖第一名、2018年国际病理与检验医学研讨会—最佳海报奖第一名、2018 年全国法医学与科学研讨会—最佳演说奖第二名、2017 年国际法医学与科学研讨会—最佳演说奖第三名。

拥有超过10年的法医学工作经验,解剖超过1000具遗体,并协助警方到案发现场调查,也曾以专业证人身份到法庭供证。

陈法医在工作生涯中发现,外界对法医和法医学存有很多的误解。所以,工作之余,陈法医极力推广生死教育,让更多的人了解法医的工作和解除大众对解剖学的误解。近几年,陈法医获邀到不同电台解说法医学课题,媒体专访,录制博客,书写专栏,主办法医学课程等等。希望透过不同方式,接触大众,让大家对法医和法医学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目录】

【序1】亡者没说出的话 / 曾毓林
【序2】寻找真相的使命 / 陈峰
【序3】死亡拼图 / 拿汀李姐䭲
【序4】法医的重要 / 林李心博士
【序5】给读者带来对生死有所感触的小书 / 林俊辉

解剖必备工具
人体骨骼构造

【我的法医旅程 Part 1】成为实习医生前后
【我的法医旅程 Part 2】如何成为法医
【我的法医旅程 Part 3】法医学入学考试
【我的法医旅程 Part 4】法医学硕士生
菜鸟法医
体位性窒息
另有内情的交通事故
峰回路转
弃婴
庭上激辩
狠话
参与逮捕嫌犯行动
隐形人
雨过天晴
消失的手臂
豆腐厂裸女
至死不渝
被雷劈
一尸两命
【新冠病毒来袭Part 1】精英部队
【新冠病毒来袭Part 2】同心协力
后记

 

【文章摘要】

【我的法医旅程 Part 1】
成为实习医生前后

自从成为法医专科医生后,逢年过节,最常被问的问题是:法医怎么读的?难读吗?在此,我想跟大家分享成为一名法医的旅程。

我是华小生,初中时被父母安排到当地的国民型中学上学。虽然是以马来文作为媒介语,但中一至中三,课程表仍会编入华文科。只有到了中四、中五,才在下课后上华文课。

我的求学生涯中,我从来没放弃学习华文,这也是我在考取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时的其中一门考试科目。老实说,从小学到初中,我的成绩总体上是一般般的,与其他同学相比,我永远是那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学生。但在高考放榜后,我的成绩虽不是最好,却足以令很多人惊讶。我凭借着“黑马”姿态,获得了政府奖学金,并成功到俄罗斯攻读医科专业,这专业需要六年时间。

在俄罗斯的医学课程中,前三年是用英语授课,学习科目包括生物化学、生理学、病理学、病理生理学、解剖学等。当然,我们也需要学习俄语。前三年的课程大多在大学里上课,而后三年则是临床医学,需要根据不同科目,到不同的医院去听临床医生授课。在临床医学课程中,医学生有机会接触病人、检查病人。因此,后三年的临床医学课程最考验我们的是俄语水平。而且,为期两个星期的年终大考也需要用俄语作为媒介语。

刚到俄罗斯念书时,除了要适应当地气候和文化差异,我们还需要适应他们的考试制度。俄罗斯的考试制度中,最高分是五分:三分及格(pass),四分好(good),五分优秀(excellent);二分及以下则不及格。

每年年终大考前,学生们需要通过期考和几次小考,以获得年终考试许可证。当所有考试都及格且没有翘课记录,学生才能得到许可证;要是有翘课记录或某些科目不及格,他们就需要补课或重考,以获得许可证。

如果在期考和所有小考中都获得五分,大学可能会直接给予五分而无需参加年终考试。这项措施鼓励学生为每一堂课、每一次考试做足最充分的准备,但如果期考和小考分数都不理想,将会影响最终的年终大考成绩。

大考前,学生们会先拿到考试题目,惊讶吧?实际上,考试题目就是那学期里需要掌握的重要知识。学生们将会得到两百多道考题,还需要全部掌握。

考试当天,桌上会有十几二十张试卷,被称为“票”(ticket)。每张试卷有四道题目,都出自那两百多道考题。试卷会盖着,学生需“自由抽签”,幸运的话,抽中的试卷中的题目都准备充足;不幸的话,就得硬着头皮回答。因此,同一时间、同一考场里,学生们抽到的试卷和题目都不相同。学生拿到试卷后,稍做准备,就会被分配到考官面前开始回答。考试结束后,考官通常会直接在成绩本上签字评分。
六年里的所有考试中,只要考获四分的科目超过八项,便可获得“红色文凭”(荣誉文凭),而其他人则可获得“蓝色文凭”。

完成学业后,我回到马来西亚,向公共服务局和卫生部申请成为实习医生。当时,因为医生人手不足,我在短短三个月里,从申请到面试,最终被派到雪隆区的一家医院实习。

在马来西亚,医学系毕业的医科生需要在政府医院实习两年。这两年实习期间,实习医生需到六个不同的部门实习,每个部门实习四个月。只有通过两年实习期的医生,卫生部才会承认其为合格的执业医生。
我的第一个实习部门是普通外科(General Surgery)。我所在的医院,外科部门由几个不同外科专业的专科医生组成,比如肝胆外科、血管外科、结直肠外科、乳腺和内分泌外科、泌尿科等等。在前两个月,我在乳腺和内分泌外科小组实习,之后两个星期在泌尿科,再之后两个月在血管外科。

外科是我回国实习的第一个部门,相对来说比较吃力,差点没办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四个月的外科实习。如果实习表现不佳,主管有权延长实习时间,可能延长一或两个月。

在外科部门实习四个月后,我接着被派到内科部门实习,之后是妇产科部门、儿科部门、急诊部门,最后是骨科部门。也许实习工作已经越来越娴熟,我在其他部门没遇到太大挑战,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实习。

实习期间最考验我的是值班(oncall)。当时还没有实施轮班制(shift),我每天傍晚5点钟开始值班,直到隔天早上8点,接着继续当天的工作,直至下午5点才可以回家。正常情况下,每月值班十至十五次,这让我在两年的实习期间感到很辛苦、很累。但这也让我在短时间内掌握了该部门的基本知识和技巧,一切都值得啊!

两年实习期结束后,我必须独立完成工作,不再有执业医生(medical officer, MO)或专科医生罩着。成为MO后,我被卫生部派往南马的一家郊区医院服务。在那里,我选择了最具挑战性的普通外科部门,因为这是我当时最感兴趣的领域。

普通外科部门只有两名外科专科医生和几名有经验的执业医生。那是一间小型专科医院,没有实习医生,像我这样初来报到的医生,工作范围就得包山包海,足迹遍及整个医院,包括手术室、外科诊所、急症室、病房、解剖室等等。在八个月服务期间,我学会基本的手术技巧,为病人动小手术,协助外科专科医生进行大手术,如甲状腺切除手术、乳房切除手术、剖腹手术、肠切除吻合手术等,还学会了如何应对紧急状况。

回忆起人生中第一次解剖经验,是在这家郊区医院的解剖室。因为那里没有法医专科医生,所以在一宗交通意外的案件中,当急诊部同事怀疑死者头部受创时,我被要求为死者解剖。这名中年妇女因电单车失控翻复而被送往医院急救,但在急诊部返魂乏术,证实身亡。由于死因有待解剖确认,警方要求我为死者解剖。

我选择在早上为遗体解剖。更换衣服后,我推开解剖室的门,迎接我的是两位解剖助理。在短暂地向他们学了一些简单的解剖技巧之后,我执起解剖刀,在死者头部和身体上做出切口。正如预料的那样,死因是颅内出血,前颅窝也因为受创而骨折。其他器官则没表现出明显的致命疾病症状。就这样,我完成了第一次的解剖。

我原本以为会感到害怕,但解剖过程却在很平静的情况下进行。解剖室的环境和医院其他地方有所不同,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做我该做的事,没有人不断地在旁催促。我可以利用所学的医学知识,分析那宗死亡案件,解释死因。有了那一次的解剖经验,我鼓起勇气,向卫生部申请到有法医驻守的大医院工作。

经过漫长的等待,卫生部终于捎来了好消息:我获准回到雪隆区一家大医院工作。不幸的是,该医院的法医部门暂时不招收执业医生。会见法医部门主管之后,他建议我先到其他临床部门工作,等法医部门有空缺时,就会第一时间召回我。想着等待之余,我还可以在其他部门工作吸取经验,未尝不是好事,于是便到神经外科部门报到。

在神经外科部门工作的日子里,我的病人大多是交通意外或头部受伤的患者,也有一些患有脑肿瘤的病人。我学会了阅读脑部断层扫描,并能根据脑部断层扫描结果,为病人提供基本治疗,再向神经外科专科医生汇报,安排手术。

巡房、看病、应对紧急病人,是我在神经外科部门的日常工作。经过六个月的短暂服务,医院通知我,正式到法医部门上班。

我依然记得,信函上注明我向法医部门报到的日期,是2012年12月1日。

 

Weight 0.4 kg
Dimensions 15 × 1 × 20.5 cm
Author

Date Published

19/05/2023

Format

Paperback

ISBN/Ean

9789672949343

Language

Pages

168

Publisher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Only logged in customers who have purchased this product may leave a review.

《逝者的证词——我是法医陈然致》马来西亚第一本详述法医日常及解剖作业流程的中文书
《逝者的证词——我是法医陈然致》马来西亚第一本详述法医日常及解剖作业流程的中文书

RM35.00

Out of stock